鸣条之战的那些图 2017-02-24 11:06:55 来源:中国测绘新闻网 评论:0 点击:
摘要:鸣条之战又称商灭夏、汤伐桀、有之战等,是约3600年前导致夏王朝灭亡、商王朝建立的一个大事件。战史地图是地图百花园里重要的一枝,也是研究和学习战史的重要助手。
   鸣条之战又称商灭夏、汤伐桀、有之战等,是约3600年前导致夏王朝灭亡、商王朝建立的一个大事件。战史地图是地图百花园里重要的一枝,也是研究和学习战史的重要助手。就笔者所见,今天常见的鸣条之战地图主要有6种,都来自中国军事史方面的书籍。
 

第一种:《中国历代战争史》附图
 
   第一种是《中国历代战争史》中的“汤代夏作战经过图”。或许是受败退台湾的刺激及反攻大陆的现实需求,195510月蒋介石命令前身为广东黄埔军校的台湾三军大学编纂《中国历代战争史》。197910月,该书历经16年编纂、5年修订完成。书中有近800幅战史地图,均以军用地图为底图,由军人手绘,有等高线和比例尺,其专业性、准确性自不待言,“使本书成为一部让历史真正落到了地上的大著”。该书由钱穆、方豪等历史、地理、军事学术名家担任指导委员,图文并茂,被称为“中国战争史的扛鼎之作”。1983年这部书曾由军事译文出版社在解放军内部出版发行,2013年中信出版社正式引进大陆出版。书中的“汤代夏作战经过图”显示,汤在灭葛、韦、顾、昆吾等4个夏与国以后,由今商丘的南亳约沿陇海线一路向西,自潼关向北渡过黄河攻击夏都安邑,战于鸣条之野,又追击桀东北行,在黎城南越太行山后过安阳、濮阳到达位于定陶的三,最后桀向东南败逃到安徽巢县。
 

第二种:《中国军事史》附图
 
   第二种是《中国军事史》中的“商夏鸣条之战示意图”,2008年出版的《中国战术史》也沿用了该图。在台湾系统开展中国军事史研究的同时,我国大陆军方也不约而同地开展了相关研究,目的也不外乎古为今用、以古鉴今。1964年,叶剑英元帅指示南京军事学院在军事科学院的指导下系统研究中国军事史,内容包括译注古代兵法和分专题编制兵器发展史、战略问题史、战争年表、历代战争地图集等。90年代初,历时27年编写的79册本《中国军事史》由解放军出版社出齐。本世纪初,该社又对这套书进行修订,分别以《中国历代军事战略》《中国历代军事思想》等陆续出版。该书1986年出版的“兵略”卷中的“商夏鸣条之战示意图”显示,汤自商丘灭掉4国之后,挥师西向绕至今河南巩县的夏都斟寻西部,战于有之墟,并先后追击桀到今封丘的鸣条和定陶的三,在迫使桀南逃南巢后继续挥师西向。
 


第三种:《中国军事百科全书?军事历史》附图
 
   第三种是1997年出版的《中国军事百科全书?军事历史》中的“鸣条之战示意图”,1998年出版的《中国军事史图集》及2008年出版的《中国军事学术史》也沿用了该图。该图显示,汤自山东曹县出发,先向东北攻击济宁附近的有仍氏、宁阳的郕,再向西南至封丘的鸣条和定陶的三朡决战,桀南逃后向西攻击巩县的夏都。
 

第四种:《中国军事通史?夏商西周军事史》附图
 
   第四种是1998出版的《中国军事通史?夏商西周军事史》中的“商汤伐桀示意图”,2010出版的《商代战争与军制》也沿用了该图。在这两本书中,学者罗琨用大量篇幅和各种古籍、考古资料,对鸣条之战的整个过程,特别是一些重要地点进行了全面深入的分析考证,可以说这幅图是得到最多考证文字支持的一种。该图显示,汤伐灭4国后将政治中心迁至郑州的郑亳,再由嵩山南麓的登封经轘辕关直插斟寻。夏桀经陕县向西北逃至晋西南的安邑,汤沿崤函古道向西绕到蒲津关东渡黄河,在到达安邑之前和夏军决战于鸣条。
 

第五种:《先秦战略地理研究》附图

   第五种是学者宋杰1999年出版的《先秦战略地理研究》和2009年出版的《中国古代战争的地理枢纽》中的“商汤灭夏战争示意图”。这幅图用3组山形符号表示了太行山、嵩山、泰山的大致方位,加上简单粗短的箭头,是各图中最为呆萌的一幅。这种简单的山形符号显然太过粗略,但在现代精密地形图发展之前,它却是中国古代地图最为常见的表示地形起伏的方法。该图显示,汤自曹县的亳出发,先灭葛,再灭在郑州的韦,进而灭掉北边的顾和南边的昆吾,然后在向斟寻进军的过程中于鸣条和夏军进行决战。
 

第六种:《中国战争史地图集》附图
 
   第六种是《中国战争史地图集》中的“鸣条之战”。该图集也是当年叶帅指示编纂的内容之一,由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组织编绘,有以战史地图为主的图400多幅,以图为主,系统介绍了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代战争,可惜只印了2000本,1660元的价格也着实不菲。该图显示,汤由曹县的亳先灭4国,再经由登封绕道,从西边进攻斟寻,并追击夏桀至封丘的鸣条和定陶的三朡决战,迫使其南逃南巢。

军事行动高度依赖地理环境特别是地形条件,战史地图能以等高线地形图为底图自然是最好的。当然,吹毛求疵地说,台湾《中国历代战争史》中的地图虽然绘有等高线,但不像标准地形图将等高线和其他要素用不同颜色进行区别,难免显得有些凌乱。我国大陆出版的战史地图则基本上不标示山体地形要素,虽然看起来各种花花绿绿的箭头很热闹,但专业性大为逊色。其原因不外乎两个,一是受制于我国严格的地图保密管理政策,二是制图者图省事。从这个意义上说,在图上画几个呆呆的山形符号,也算是一种聊胜于无、值得称道的无奈之举。

看了这6种鸣条之战地图,也许不少人和我一样会油然而生一连串疑问:同一个战事的地图为什么会如此不同?灭夏前汤到底从哪里出发?韦、顾、昆吾几个夏的与国到底在哪里?夏都到底在洛阳东还是在晋西南?鸣条到底在晋西南、封丘还是洛阳东?汤到底有没有从亳向东北征战济宁一带……

实际上这正是两千多年来学者们争论不休、至今难以达成一致的问题。鸣条之战的作战过程是从多种古籍中综合甚至可以说是拼凑而成的,涉及的十几个地名没有一个没有争议,每个地名所在常常至少有三五种说法,这些说法所指向的地点相距上千里也不足为奇,这是造成同一战事地图差异不小的主要原因。2007年出版的《商史与商代文明》一书的作者感慨:“‘汤始居亳’之亳的故地在商史研究中是重要的一个焦点。”汤所居之亳是鸣条之战商军的出发点,由于不断有新观点提出,已经从由来已久的4亳说发展到16亳说,而且还有增多的可能,学界达成共识看起来遥遥无期。如果把所有地点争议都考虑在内的话,鸣条之战数学意义上的组合可能达数百种之多。换言之,鸣条之战在地图上的表示法有数百种理论可能,即便是每地只按主流意见绘制也应该有几十种。如此一来,眼下没人能够给出标准画法,鸣条之战地图的五花八门也就不足为奇了。

有一个说法叫钟表越多越不清楚确切的时间,因为可能性越多越让人无所适从。历史的真相只有一个,但通向这个真相的道路往往曲折而漫长,这种情况在中国早期历史研究中尤其突出。这,也是我们罗列鸣条之战地图之后的一个意外收获吧。(作者:中国测绘宣传中心 范俊

相关热词搜索: 鸣条之战的那些图

上一篇:清朝时期湖北地图长这样!山水写意手法加诗词注解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